T婆工厂 记录移工争取权利

作者: 分类: 时尚饰品 发布于:2019-10-16 955次浏览 90条评论

【记者颜辰州/台北报导】「T婆工厂」是由台湾国际劳工协会(TIWA)所拍摄的纪录片,片中描述在二○○四年,台北县三重市的「飞盟国际电子公司」,因为老闆掏空资产逃往大陆,面临关厂,而其中有一百二十五位菲律宾女性移工,因为三个月没拿到薪水,到台湾国际劳工协会求助,并开始

有抗争的行动。飞盟抗争团队成员吴永毅说:「只有在劳资关係断裂后才会让社会窥见工厂,禁区才会被打开。」

片名之所以叫「T婆工厂」,是由于片中不只记录移工面临关厂而没拿到薪水的抗争,也拍摄七对女同志在抗争中的故事,由于女同志常被通称为「T」,因此这部纪录片有这个名字。
导演陈素香表示,移工问题原本是很零碎、个别的,因为不是社会的第一线,所以社会视而不见,也没有管道可以解决,他们希望利用这部纪录片让社会看到一些劳资问题。而因为劳资关係中断,劳工可以没有顾虑的去抗争,也比较有空间可以把抗争过程记录下来。

原本纯粹想纪录抗争,从中看移工被扣钱、超时加班等问题。后来在拍摄抗争的过程中,发现这些移工里面有七对女同志的有趣现象,所以也拍她们卿卿我我,她们也很大方的在镜头前表达她们的爱,「拍片中期就决定用爱情故事来当抗争的软化剂。」陈素香说。

「台湾国际劳工协会作为劳工组织最想说的,是在台湾移工不能自由转换雇主的情形下,根本就是奴工。」陈素香说,这是在台湾移工长期的诉求,不能自己选择要做什幺工作或不做什幺工作很不人道。在他们的抗争下,劳委会在二○○五年底有做一点改变,移工可以有两个月时间选择,劳动条件不喜欢的地方不去,等待其他转换机会,可是两个月之后没找到工作就会被送回国。

陈素香说,以前移工完全没有权利说不去哪工作,很多女性移工可能被安排到铁工厂和好朋友被分开两地,或是要去什幺类型的工厂都不知道。现在至少可以互相面谈,取得一些资讯,像可以询问雇主家中有几个小孩、老人是否卧床,「至少趋于一点点平等」。

台湾引进外劳已经将近二十年,却没有任何一位劳委会主委敢改变移工可以自由转换工作这件事。陈素香说,政府是基于劳力稳定与容易管理,但这样就无法兼顾劳动人权。世新大学社会发展所所长黄德北说,仲介制度也是一个问题,雇主换掉一个移工,仲介可以从中赚十几万。

陈素香强调,资方应该是提供好的环境与劳动条件,自然会有稳定的劳力,形成良性循环。这是很大的基本问题,需要很大的魄力去改变,「唉!很难」陈素香叹气。

对于製作与发行困难,陈素香表示,我们没有办法,有可能被主流媒体吸纳,「因为我们要经费,所以完全没有筹码,这也是为什幺二○○五年拍的到二○○九年才开始剪接」,他们想办法筹钱,只好把版权都卖给公视。

台湾国际劳工协会正在筹画拍「T婆工厂」的第二集,主要拍摄这些移工五年后的状态。陈素香说,内容还是在移工加同志上,他们因为工作,无法持续地一起在一个地点生活,因此之间分分合合,是很好的题材。

延伸阅读
TIWA T婆工厂
劳动.轰拍.乐园
纪念五一劳动节 TIWA 文化展演行动

<<上一篇: